准格尔旗采煤塌陷区搬迁 5000万补偿款去向成迷

我要评论 来源:中国网现代农业 2017-03-23 浏览次数:

  日前,有内自治区准格尔旗唐公塔村居民反映,该村多年前因煤炭公司采煤造成大面积塌陷而搬迁。相关居民在领完补偿款后,一张煤炭公司的补偿纪要出现,居民这才发现原来,不仅补偿资金被村委会挪用,还有多笔补偿款被转移,粗略统计有超过5000万元的补偿款不知所踪。村民代表反映问题近8年,至今无果。

  风波:采煤塌陷区搬迁 5000万元补偿不知所踪

  2009年,准格尔旗薛家湾镇唐公塔村所属的白庙梁社、沙圪洞社、上南窑社、下南窑社等近两百户居民住宅、土地、耕地、坟地等因当地煤矿企业的地下开采,无法再正常生产、生活。当地政府拟安排涉及的村民整体搬迁。当年,以准格尔旗矿区居民搬迁补偿办、薛家湾镇人民政府、鄂尔多斯市东辰煤炭公司及内蒙古伊泰煤炭股份有限责任公司阳湾沟煤矿作为甲方,唐公塔村村民委员会作为乙方,双方签订了搬迁补偿协议,村民领到了补偿款并陆续搬进了新居。

  2009年底,有人通过渠道得到了东辰煤矿与村委会签署的《鄂尔多斯市东辰煤矿有限责任公司井田范围内搬迁补偿决算纪要》、盖有公章的决算表和《东辰煤炭有限责任公司井田范围内居民搬迁补偿及付款协议书》,里面明确规定了住房补贴费用、搬迁补贴费用、土地收益补偿费、地上附着物费等多项补偿标准和最终合计补偿金额。

  这份附件是《鄂尔多斯市东辰煤矿有限责任公司井田范围内搬迁补偿决算纪要》,详细列明东辰煤矿此次拆迁的各项支出费用,统计该附件列明的各项实际支出得出。村民代表将补偿协议和东辰公司的内部决算进行对比和仔细研究,发现了一些严重的问题。

  一是从纪要上可以看出,当年东辰煤矿公司实际支出补偿款为1.33亿元,而村民们实际得到的补偿款总计为8400余万元,村民代表们发现有5000余万元的差额不知去向。一项名为“唐公塔村搬迁补偿费协议为9100万元”的数据与《协议书》上补偿数字相符,但是决算表上标注的其他8项合计补偿支出5000多万元却未在村民看到的《协议书》上有任何体现。

  二是约定的东辰煤炭公司应给三个村社村民的青苗补偿费320万元,不知去向。

  有村民代表说:“如果没有这个决算表,我们也不知道村委会的账目会有这么多的问题。村委会一直没有给村民发放320万元的青苗补偿费这个问题,当年旗检察院曾到村里调查了解过,当时时任村支书的段海顺曾当着检察院办案人员的面承诺会将这笔钱发给我们,但是至今也没有领到一分钱。”

  村民们反映说,2009年底回迁房子入住时剩余的13套房,被段海顺和时任村委会主任的王柱以每套36万的价格给卖掉了,钱款不知所踪。

  村民代表闫德胜告诉记者,据他了解,除了之前的属于东辰煤矿的补偿款被村委会大量挪用外,历年来类似的事情不止一桩。

  2009年,阳湾煤矿支付给沙圪洞社的补偿款怀疑被现任支部副书记侯贵虎侵占。当年10月阳湾煤矿支付沙圪洞社的搬迁补偿款为988余万元,而村民实际得到约446余万元,有542余万元不知去向。其中沙圪洞社应得补偿款280万元,居民实际仅得130万元,其他150万不知去向。

  2011年9月,阳湾煤矿因公路塌陷道路改道而支付征地款550万元,沙圪洞、白庙梁两社实得补偿330万元,其余220万元不知去向。

  2011年同年,沙圪洞社有130亩耕地塌陷,根据征地协议阳湾煤矿补偿130万元,但村民仅拿到70万元,其余60万不知去向。

  经闫德胜等村民代表不全面统计整理后发现,仅两煤矿支付的各项补偿款中,就有7000余万元去向不明,当年村委会部分干部挪用或转移的嫌疑。

  “村委会在没有经过村民代表和各村社长会议,征集村民代表意见的情况下签署的协议,并不是真正代表村民利益的,之所以不经过村民代表和各村社长会议讨论,肯定是出于某种和目的。这样的决定侵犯了我们村民的权益。”闫德胜和部分村民代表表示。

远眺村庄旧址,随处可见塌陷的矿坑

  质疑:情况反映8年没有结果 多方踢皮球

  被村里人笑称老闫的闫德胜今年已过六旬,唐公塔村白庙梁社人。作为当年“维护土地权益讨要被克扣的补偿款”主要参与者。因为闫德胜在村里为人热心威信高,所涉及的200多户村民自发组织起来,选举和委托闫德胜代表200多户村民与各相关方沟通,以维护百姓的利益,“想把居民们应得拆迁款的去向弄个明白”。

  一开始,闫德胜和一些村里的老干部一起向村委会讨要说法,末果。于是老闫先后整理了大量证据性材料,从2011年开始逐级向准格尔旗薛家湾镇、准格尔旗、鄂尔多斯市和自治区等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举报村委会部分干部涉嫌私分和处置本属于村民的巨额款项。

  6年来,老闫不知走了多少个部门,递交了多少份的材料。“我最先向准格尔旗进行反映,没得到结果,随后只好逐层向上级部门反映,可每次把材料递交后最终还是转回了薛家湾。”老闫笑谈说,准格尔旗信访办、检察院、薛家湾街道办的门卫都和他熟悉了,门卫只要看到他就会哈哈大笑,“都成为老熟人了,知道我为什么事情来的。”

  没想到当年的黑发变成了白发,闫德胜似乎没有看到尽头。8年过去了,他代表村民在薛家湾镇、准格尔旗和鄂尔多斯市有关部门走了有近百个来回,就连首府呼和浩特也跑过7、8趟。闫德胜等人的努力虽经检察院、纪检等相关部门多方调查与认定,但是那5000余万元的补偿款去向问题依然没有头绪。

  老闫说,其实村民一直很支持国家的能源政策和国家煤矿开采政策,也知道村民的整体搬迁对于村民和子孙后代来说都是好事情。但是他和他的老伙伴们一直搞不清的是,作为村民利益组织的村委会部分干部应对村民负责,不应有私心和贪念。正是因为有关村干部向村民封锁信息、欺上瞒下,财务不公开,政务不公开,才导致了村民的不满和反对。

  “我对6年来整个过程都记得清清楚楚。当年的村委会部分干部存在什么问题,我们曾找过哪些部门反映,这些部门都是谁出面接待的,我可以一字不拉地说出来。”老闫说。

  这几年,他感觉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在2013年。2012年6月到到9月,闫德胜陆续将举报材料递至准格尔旗纪委和检察院、鄂尔多斯市人民检察院和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2012年12月中旬,他接到了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的电话,通知他到呼和浩特。在内蒙检察院他得知马永胜检察长看了材料并关注了此事。当时还派了内蒙检察院一名叫王双喜的检察官和闫德胜一起至鄂尔多斯市,分别见了鄂尔多斯市检察院检察长云晓及反贪局负责人,做了情况说明。

  闫德胜回忆说,“当是是内蒙检察院安排专人带我到鄂尔多斯市检察院,见到了云晓检察长,并让我向反贪局递交了反映材料。后来鄂尔多斯检察院告诉我,已将相关材料转至准格尔旗,并与时任旗长、现任旗党委书记的麻永飞书记进行了沟通。”

  闫德胜还记得,大约是2013年4月份,准格尔旗检察院副检察长给他打电话,已接到了相关材料,检察院比较重视,并表示将“至村委会封账,立案查处”。

  2013年1月18日,准格尔旗检察院去唐公塔村村委会,查账本,开始调查此事,最后认定闫德胜举报情况属实。

  但是欢欣鼓舞的心情没有持续多久。之后再没有听到任何进展,也没有任何部门的人找到闫德胜和其他村民代表核实情况。“我觉得做为村民代表和举报人,肯定应有人来找我们核实情况的,但是确没有。”闫德性说。

塌陷的旧村道路

  回应:部分干部涉嫌违法 有关部门疑高举轻拍

  针对闫德胜等村民代表多年的申诉和反映,准格尔旗政府也十分重视,并做出了一定的推动。然而对于村民最想了解的关于“5000万元补偿款去向”、“村干部是否涉嫌违法犯罪”等问题,没有一个部门给予明确的指导意见和答复。

  闫德胜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于2015年7月15日出具的《关于闫德胜信访事项处理意见的函》。回函答复了“关于起止年限的问题”、“关于养老保险的问题”、“关于坟头末补偿的问题”和“关于劳动就业的问题”,但针对“5000万元补偿款去向”、“村干部是否涉嫌违法犯罪”等问题,没有任何答复。

  老闫曾多次到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反映,并得到检察长批复的材料也最终沉淀到准格尔旗。没有任何回应。

  关于5000万元补偿款的去向问题和时任村干部是否涉嫌违法犯罪的诉求,至今没有任何一个部门给村民以任何指导意见。

  老闫和其他村民代表们也多次实名举报“原村支部书记段海顺、原村委会主任王柱、现支部书记吕文亮、现支部副书记侯贵虎侵占补偿款、私放高利贷、转卖回迁房等违法行为”,但事情的发展十分诡异。

  一是在他们举报期间,准格尔旗旗检察院于2013年以“侵占公款50万元”的案由将原村支部书记段海顺、原村委会主任王柱向旗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准格尔旗人民法院判决段海顺、王柱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且监外执行。针对段海顺、王柱等人的审判性质为不公开审理。

  二是闫德胜等村民代表对判决结果不很满意,感觉这个结果有高举轻拍之嫌。然后他们再次与有关部门沟通与举报,但他们的举报却石沉大海,再没有被关注。

  处理结果避重就轻,回避了村民关注的5000万元补偿款问题。这让闫德胜他们觉得在5000多万元补偿款的去向上,肯定存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利益链条,要不然也不会多年举报信访无果,即使在法制环境不断健全的今天。

  日前,有内自治区准格尔旗唐公塔村居民反映,该村多年前因煤炭公司采煤造成大面积塌陷而搬迁。相关居民在领完补偿款后,一张煤炭公司的补偿纪要出现,居民这才发现原来,不仅补偿资金被村委会挪用,还有多笔补偿款被转移,粗略统计有超过5000万元的补偿款不知所踪。村民代表反映问题近8年,至今无果。

  风波:采煤塌陷区搬迁 5000万元补偿不知所踪

  2009年,准格尔旗薛家湾镇唐公塔村所属的白庙梁社、沙圪洞社、上南窑社、下南窑社等近两百户居民住宅、土地、耕地、坟地等因当地煤矿企业的地下开采,无法再正常生产、生活。当地政府拟安排涉及的村民整体搬迁。当年,以准格尔旗矿区居民搬迁补偿办、薛家湾镇人民政府、鄂尔多斯市东辰煤炭公司及内蒙古伊泰煤炭股份有限责任公司阳湾沟煤矿作为甲方,唐公塔村村民委员会作为乙方,双方签订了搬迁补偿协议,村民领到了补偿款并陆续搬进了新居。

  2009年底,有人通过渠道得到了东辰煤矿与村委会签署的《鄂尔多斯市东辰煤矿有限责任公司井田范围内搬迁补偿决算纪要》、盖有公章的决算表和《东辰煤炭有限责任公司井田范围内居民搬迁补偿及付款协议书》,里面明确规定了住房补贴费用、搬迁补贴费用、土地收益补偿费、地上附着物费等多项补偿标准和最终合计补偿金额。

  这份附件是《鄂尔多斯市东辰煤矿有限责任公司井田范围内搬迁补偿决算纪要》,详细列明东辰煤矿此次拆迁的各项支出费用,统计该附件列明的各项实际支出得出。村民代表将补偿协议和东辰公司的内部决算进行对比和仔细研究,发现了一些严重的问题。

  一是从纪要上可以看出,当年东辰煤矿公司实际支出补偿款为1.33亿元,而村民们实际得到的补偿款总计为8400余万元,村民代表们发现有5000余万元的差额不知去向。一项名为“唐公塔村搬迁补偿费协议为9100万元”的数据与《协议书》上补偿数字相符,但是决算表上标注的其他8项合计补偿支出5000多万元却未在村民看到的《协议书》上有任何体现。

  二是约定的东辰煤炭公司应给三个村社村民的青苗补偿费320万元,不知去向。

  有村民代表说:“如果没有这个决算表,我们也不知道村委会的账目会有这么多的问题。村委会一直没有给村民发放320万元的青苗补偿费这个问题,当年旗检察院曾到村里调查了解过,当时时任村支书的段海顺曾当着检察院办案人员的面承诺会将这笔钱发给我们,但是至今也没有领到一分钱。”

  村民们反映说,2009年底回迁房子入住时剩余的13套房,被段海顺和时任村委会主任的王柱以每套36万的价格给卖掉了,钱款不知所踪。

  村民代表闫德胜告诉记者,据他了解,除了之前的属于东辰煤矿的补偿款被村委会大量挪用外,历年来类似的事情不止一桩。

  2009年,阳湾煤矿支付给沙圪洞社的补偿款怀疑被现任支部副书记侯贵虎侵占。当年10月阳湾煤矿支付沙圪洞社的搬迁补偿款为988余万元,而村民实际得到约446余万元,有542余万元不知去向。其中沙圪洞社应得补偿款280万元,居民实际仅得130万元,其他150万不知去向。

  2011年9月,阳湾煤矿因公路塌陷道路改道而支付征地款550万元,沙圪洞、白庙梁两社实得补偿330万元,其余220万元不知去向。

  2011年同年,沙圪洞社有130亩耕地塌陷,根据征地协议阳湾煤矿补偿130万元,但村民仅拿到70万元,其余60万不知去向。

  经闫德胜等村民代表不全面统计整理后发现,仅两煤矿支付的各项补偿款中,就有7000余万元去向不明,当年村委会部分干部挪用或转移的嫌疑。

  “村委会在没有经过村民代表和各村社长会议,征集村民代表意见的情况下签署的协议,并不是真正代表村民利益的,之所以不经过村民代表和各村社长会议讨论,肯定是出于某种和目的。这样的决定侵犯了我们村民的权益。”闫德胜和部分村民代表表示。

远眺村庄旧址,随处可见塌陷的矿坑

  质疑:情况反映8年没有结果 多方踢皮球

  被村里人笑称老闫的闫德胜今年已过六旬,唐公塔村白庙梁社人。作为当年“维护土地权益讨要被克扣的补偿款”主要参与者。因为闫德胜在村里为人热心威信高,所涉及的200多户村民自发组织起来,选举和委托闫德胜代表200多户村民与各相关方沟通,以维护百姓的利益,“想把居民们应得拆迁款的去向弄个明白”。

  一开始,闫德胜和一些村里的老干部一起向村委会讨要说法,末果。于是老闫先后整理了大量证据性材料,从2011年开始逐级向准格尔旗薛家湾镇、准格尔旗、鄂尔多斯市和自治区等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举报村委会部分干部涉嫌私分和处置本属于村民的巨额款项。

  6年来,老闫不知走了多少个部门,递交了多少份的材料。“我最先向准格尔旗进行反映,没得到结果,随后只好逐层向上级部门反映,可每次把材料递交后最终还是转回了薛家湾。”老闫笑谈说,准格尔旗信访办、检察院、薛家湾街道办的门卫都和他熟悉了,门卫只要看到他就会哈哈大笑,“都成为老熟人了,知道我为什么事情来的。”

  没想到当年的黑发变成了白发,闫德胜似乎没有看到尽头。8年过去了,他代表村民在薛家湾镇、准格尔旗和鄂尔多斯市有关部门走了有近百个来回,就连首府呼和浩特也跑过7、8趟。闫德胜等人的努力虽经检察院、纪检等相关部门多方调查与认定,但是那5000余万元的补偿款去向问题依然没有头绪。

  老闫说,其实村民一直很支持国家的能源政策和国家煤矿开采政策,也知道村民的整体搬迁对于村民和子孙后代来说都是好事情。但是他和他的老伙伴们一直搞不清的是,作为村民利益组织的村委会部分干部应对村民负责,不应有私心和贪念。正是因为有关村干部向村民封锁信息、欺上瞒下,财务不公开,政务不公开,才导致了村民的不满和反对。

  “我对6年来整个过程都记得清清楚楚。当年的村委会部分干部存在什么问题,我们曾找过哪些部门反映,这些部门都是谁出面接待的,我可以一字不拉地说出来。”老闫说。

  这几年,他感觉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在2013年。2012年6月到到9月,闫德胜陆续将举报材料递至准格尔旗纪委和检察院、鄂尔多斯市人民检察院和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2012年12月中旬,他接到了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的电话,通知他到呼和浩特。在内蒙检察院他得知马永胜检察长看了材料并关注了此事。当时还派了内蒙检察院一名叫王双喜的检察官和闫德胜一起至鄂尔多斯市,分别见了鄂尔多斯市检察院检察长云晓及反贪局负责人,做了情况说明。

  闫德胜回忆说,“当是是内蒙检察院安排专人带我到鄂尔多斯市检察院,见到了云晓检察长,并让我向反贪局递交了反映材料。后来鄂尔多斯检察院告诉我,已将相关材料转至准格尔旗,并与时任旗长、现任旗党委书记的麻永飞书记进行了沟通。”

  闫德胜还记得,大约是2013年4月份,准格尔旗检察院副检察长给他打电话,已接到了相关材料,检察院比较重视,并表示将“至村委会封账,立案查处”。

  2013年1月18日,准格尔旗检察院去唐公塔村村委会,查账本,开始调查此事,最后认定闫德胜举报情况属实。

  但是欢欣鼓舞的心情没有持续多久。之后再没有听到任何进展,也没有任何部门的人找到闫德胜和其他村民代表核实情况。“我觉得做为村民代表和举报人,肯定应有人来找我们核实情况的,但是确没有。”闫德性说。

塌陷的旧村道路

  回应:部分干部涉嫌违法 有关部门疑高举轻拍

  针对闫德胜等村民代表多年的申诉和反映,准格尔旗政府也十分重视,并做出了一定的推动。然而对于村民最想了解的关于“5000万元补偿款去向”、“村干部是否涉嫌违法犯罪”等问题,没有一个部门给予明确的指导意见和答复。

  闫德胜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于2015年7月15日出具的《关于闫德胜信访事项处理意见的函》。回函答复了“关于起止年限的问题”、“关于养老保险的问题”、“关于坟头末补偿的问题”和“关于劳动就业的问题”,但针对“5000万元补偿款去向”、“村干部是否涉嫌违法犯罪”等问题,没有任何答复。

  老闫曾多次到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反映,并得到检察长批复的材料也最终沉淀到准格尔旗。没有任何回应。

  关于5000万元补偿款的去向问题和时任村干部是否涉嫌违法犯罪的诉求,至今没有任何一个部门给村民以任何指导意见。

  老闫和其他村民代表们也多次实名举报“原村支部书记段海顺、原村委会主任王柱、现支部书记吕文亮、现支部副书记侯贵虎侵占补偿款、私放高利贷、转卖回迁房等违法行为”,但事情的发展十分诡异。

  一是在他们举报期间,准格尔旗旗检察院于2013年以“侵占公款50万元”的案由将原村支部书记段海顺、原村委会主任王柱向旗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准格尔旗人民法院判决段海顺、王柱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且监外执行。针对段海顺、王柱等人的审判性质为不公开审理。

  二是闫德胜等村民代表对判决结果不很满意,感觉这个结果有高举轻拍之嫌。然后他们再次与有关部门沟通与举报,但他们的举报却石沉大海,再没有被关注。

  处理结果避重就轻,回避了村民关注的5000万元补偿款问题。这让闫德胜他们觉得在5000多万元补偿款的去向上,肯定存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利益链条,要不然也不会多年举报信访无果,即使在法制环境不断健全的今天。

分享到: